由於沒有籃球,王祥雲只好用廢紙箱教同學們“投籃”。
  一名二年級學生在認真聽課。
  吳文和被借調到廟灣村村小頂課。
  三年級的兩名學生在聽課。
  鐘擺老師
  兩個教室間的鐘擺:“在這裡上課,像一個鐘擺,在兩間教室間擺動。”40分鐘一堂課,每隔10分鐘,老師王祥雲需要在兩個教室“擺動”一次。
  教室和食堂間的鐘擺:第二堂課的“擺動”中,王老師的路線變成一個三角形,他不時要去寺廟後老教室,看看課間操時煮的米飯和雞蛋的情況。
  兩名老師間的鐘擺:6個學生,兩個年級的學校有兩名老師,負責教所有課程,王祥雲和吳文和兩個“鐘擺”一天一輪班。……但,擺鐘會老,鐘擺終究會停,那些孩子上學該怎麼辦?
  安岳縣城西鄉報國村小學,藏在偏僻深山裡。57歲的教師王祥雲已在這堅守了38年,如今這裡僅剩二三兩個年級,共6名學生。十多年來,沒有老師選擇來這裡,與王祥雲一起堅守的,還有59歲的吳文和。
  “在這裡上課,像一個鐘擺,在兩間教室間擺動。”11月6日,主教數學的王祥雲說,40分鐘一堂課,每隔10分鐘,他需要在兩個教室“擺動”一次,讓兩個年級的課程順利進行。
  11月2日,5公裡外的廟灣村小學教師突然鼻竇炎化膿入院,這所只有一位老師和2名學生的小學差點停課。吳文和被臨時調往代課一周,“我倆一天一輪班的節奏被打破,兩個‘鐘擺’這周擺的節奏快。”王祥雲說。
  記者探訪
   6個孩子間的“鐘擺”
  11月6日早上,華西都市報記者在離安岳縣城15公里的報國村小學看到,一棟磚瓦房隱藏在寺廟後數十米。王祥雲在一間小辦公室備課,琅琅讀書聲傳來。
  說是書聲琅琅,其實只有6名學生。左邊教室二年級,有兩名小女孩;右邊兩男兩女是三年級。
  “9點20,要上第一堂課。”王祥雲說完,先走進了三年級教室,在黑板上寫了11個漢字和拼音,然後教4位學生拼讀。一遍拼讀結束後,他開始教漢字結構和筆畫。
  約10分鐘後,王老師讓一名男生站上講臺領讀。他回到中間辦公室,換了一本教材,去教兩名女孩朗讀課文。10分鐘後,他再次返回三年級教室,佈置書寫生字。
  “好了,進教室上課。”沒有鈴聲,第二堂課在王老師一聲大吼後開始。上課時間比課表排的時間稍晚了幾分鐘,“娃娃小,玩好了,上課效果更好。”
  第二堂課的“擺動”中,王老師路線變成了三角形,他不時要去寺廟後的老教室,看看課間操時煮的米飯和雞蛋怎麼樣了。電飯煲煮飯,上面蒸雞蛋。學生吃完營養餐,上完第三節課,就著自帶的一份泡菜,盛一碗飯開始午餐。
  “5名學生都住得遠,中午不能回家。”王祥雲說,在學校既要當老師還要當“廚師”,“我和吳老師中午也回不了家,他住縣城,騎摩托車過來至少要40分鐘,我回家步行要20多分鐘。”
  多門“副課”停擺
  教室中間不足10平方米辦公室內,貼著城西鄉九義校制定的“課程表”,一天7節課除語文、數學,還有電腦、體育、音樂等。
  在王祥雲眼裡,美術、電腦、體育、音樂屬於“副課”。“吳老師識譜,可以教音樂,還專門買了兒歌書。”王老師說,體育課則只能讓孩子們在教室外玩耍。
  在數學課上,王老師總愛用“購買多少個籃球”舉例,但6個孩子從來沒有玩過籃球,甚至只在電視上見過籃球。
  因為有訪客,王老師計劃給孩子們上一堂體育課,教他們打打籃球。“籃球場是企業捐贈的,籃球架和記分牌都有,但沒有籃球。”他在教室周圍轉了一圈,決定用裝過牛奶的紙盒當籃球。
  溫暖秋日下,孩子們雙手托著紙盒拋向籃筐,爽朗地笑。看著孩子開心,王祥雲也投了兩次。
  “因為沒有教學設施,師資力量不夠,多門副課都沒有開展。”王祥雲說,今年也發了英語課本,但沒有人會教,這門課處於“停擺”狀態,而“電腦”課則僅僅排在了課程表上。
  教師擔憂
   退休後孩子怎麼辦
  “學校基本調不來年輕老師,我2017年就要退休了。”王祥雲有些擔憂,與他搭檔的吳文和已59歲,明年將退休,報國村小學將只剩下他這個“鐘擺”。
  王祥雲也曾想調離報國村小學,“國家新出文件規定說一個地方工作9年,便可更換崗位。”王祥雲據此試探過,“上面說這個規定還沒落到安岳,其實我知道不是沒落到,是實際情況不允許我離開。”
  在廟灣村代課的吳文和坦言,廟灣小學的教師吳松明年將退休,無人知曉這所小學將何去何從,“報國村小是城西、城南、岳源、朝陽三個鄉鎮交界的地方,只要有師資,很多學生還是願意來的。”吳文和四次調入報國村小學,而他曾工作過的多所小學已經關停。
  “年輕老師不進來,我們退休後,沒有條件進縣城上學的孩子怎麼辦?”王祥雲說,比如二年級的黃雨欣跟著70多歲的爺爺奶奶,她父親車禍後成了植物人,母親離家出走多年,“誰能去縣城或鎮上去陪讀?”
  擺鐘會老,鐘擺終究會停,那些孩子上學該怎麼辦?午休時間,談及這個問題,王祥雲望著教室前兩棵落完葉子的黃桷樹,久久沒有說話。
  部門回應
   如有需要將補充老師
  報國村小學、廟灣村小學均屬於城西鄉九義校的教學點,九義校對這兩所特殊的小學如何考慮?
  該校校長陳進軍說,今年秋季學期開學後,學校已將這兩個教學點3名老師即將退休,尤其兩名老師將於明年退休的情況彙報給了安岳縣教育局,“教育部門正在考慮此事”。
  陳進軍說,只要當地群眾需要,會儘量爭取保留學校,並安排補充新的老師前往任教,學校對前往村小的老師也會給予物質和精神方面的鼓勵,比如在評優、績效等方面予以考慮。
  安岳縣教育局相關負責人也表示,只要群眾需要,教育部門就會保留村小,讓學校繼續辦下去。因為現在的老師即將退休,教育部門將通過招考等方式補充新老師去學校任教。華西都市報記者田雪皎攝影張磊  (原標題:鐘擺教師:堅守村小一天一輪班)
創作者介紹

爬蟲節

grqdrvzgfox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